银零落

《银零落》银铜零落满衣裳 第八十八章 银海倾落乾坤碎,雪崩二路 银零落调教

时间:2020-04-06 18:04:48编辑:拇阅读

完结小说《银零落》是应无恙w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鹿衔,么?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洛霜满迟疑着还是说:“江水可知卿哉少侠有个未婚妻子?” 想来江水是近来才名声鹊起,以此武功想必是久不接江湖事。 洛霜满怕她不知晓

银零落

>>>《银零落》在线阅读<<<

《银零落》免费试读


洛霜满迟疑着还是说:“江水可知卿哉少侠有个未婚妻子?”

想来江水是近来才名声鹊起,以此武功想必是久不接江湖事。

洛霜满怕她不知晓卿哉有个未婚妻,而后落得伤神失魂的下场。

江水点了点头,道:“自然知晓,不过他们的婚约出了些小问题。”

洛霜满见她这样说,一时脑中转过不少的思路,而后试探道:“这又是何故?”

江水道:“他那未婚妻不知是何来路,相伴多时此前却意图毒杀卿哉,去夺他家传的宝剑。”

陡然听到这个,洛霜满一惊。

瞧了在前面的卿哉一眼,有些惋惜加可怜,又追问:“这般凶恶!而后又怎样?”

江水笑了笑:“也未如何毕竟他的武艺大家也都知晓,只是他不忍动手,便将人放走了。”

洛霜满问:“那,这是何时的事?”

江水掰着指头有些记不清,便说:“前些时日的事情,早也揭过去了,我与他相伴许久却没发现有什么后招。”

洛霜满放下心来:“其实也该留着问问她来自何门何派,夺剑是为何的。”

江水不动声色地苦恼附和着。

这是卿哉和江水商议好的,纵然他们猜出来是何人所为,却不能大肆张扬往外透露。

结合着鹿衔往昔的消息,江水如珠串链般地,觉得至少让逸王不知晓自己的能力。

如今被人广而知晓的,也不过就是轻功刀法医术,虽然天赋不错,却也不值得逸王刻意留意。

最多只是有些对失控的一点关注与欣赏。

江水求的,就是疏忽的那一点。

突然,洛霜满问:“江水与卿哉到底是何种关系呢?”

江水说:“一见如故引为知己,而后结拜为姐弟。”

卿哉却耳朵尖回过头说:“嗯?难道不是兄妹么?”

江水对着讶异的洛霜满,说得斩钉截铁:“就是姐弟。”

卿哉无奈笑了:“你这小混账,非得压我一头?我可记得你生辰比我要迟。”

洛霜满眼瞅着江水提刀欲打,憋着笑拉着,好生劝慰:“总归是姊妹兄弟,不置气了。”

江水点点头,哼了一声和洛霜满一道走着。

沈眠星看着刚才的一幕,哥俩儿好地搂着卿哉的脖子。

他说:“别说寻常女子了,走江湖的姑娘也没有这么——”

好一会遣词造句,沈眠星吐出了两个字:“彪悍”

卿哉乐不可支拍拍他的背。

洛霜满又在咬耳朵,算是回敬江水给自己和那个夯货拉皮条般,她说:“许是人家喜欢你呢。”

这话的前情,正是江水和洛霜满说,卿哉那个傻不愣登脑子转不过弯的,婚约出了问题便来找自己,她又哪里能帮什么。

听到洛霜满这样说,江水有些诧异:“你怎么这般想?”

转念一想,毕竟她告诉洛霜满的都是遮遮掩掩的真相,人家怕是误解了。

卿哉听在耳中,却在江水眼神飘过来时拉着沈眠星走得正常。

步履稳健,年少英才。

江水忽而对洛霜满说:“我与他不过是本质相似罢了。”

只不过是足以惺惺相惜,如揽镜自照。

“如此啊,我失言了。”

洛霜满带着些遗憾道。

如此相安无事又走了好一段,忽而异象突起,

踏于雪中无声不起人警觉,江水突然开口说:“等等!”

余下三人也都不是愚蠢之辈,见此也都停下脚步,卿哉已先一步收敛周身气息。

她感受到了不远不近的杀意,并不纯粹,只是隐秘。

缓缓地抽出了那对寻常的刀,这些日子与沈眠星惩尺剑不小心碰撞几次,左手的刀断了一半,右手的布满豁口。

江水却还舍不得扔。

此刻拿在手中,江水努力感知着着股杀意。

自白茫茫处,终于有细碎踏雪声。

卿哉皱眉:“莫非是雪豹。”

果然卿哉余音还未被雪山冻住,雪岩之上霍然跃下杀来一只雪豹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四人。

江水先一步抽刀向前直面,雪豹接着一跃而下的冲击力压了江水一下,而后转转又一跃到两丈开外的洛霜满面前。

转眼卿哉与沈眠星也紧接着长剑出鞘,沈眠星挡在洛霜满面前:“霜满——!”

雪山傲视万兽怖,乱岩为局天然子,且战战且逃逃。

虽为兽中霸王者,难断江湖险恶刀。只怒吼长啸,惊崩千里白障!

如何七尺之躯,能抗万年雪难。

不过是,各凭心,求存亡。

等到江水在疼痛之中悠悠转醒之时,恰好看见卿哉坐在一旁烤肉,她睡在篝火旁边。

衣衫似乎是被雪浸透,又被火烤干,有种不自在得僵硬感。

身上还披着卿哉的两件衣物。

“他们呢?”

卿哉摇摇头:“雪崩之中,我拼着全力拉住你,并不知他们如何。”

江水缓缓点头,有些茫然,又问:“这是何处,还有篝火烤肉。”

卿哉刚好将雪兔肉递过去给她,说:“我也不知,恍然滚下来,恰好是一间山谷,有前人留下来的一些东西......还好你没受什么伤。”

其实还有累累白骨,怕江水见了生出哀意,也都当做柴火烧了。

江水摸摸背后的青昙刀还在,在看卿哉比自己狼狈太多,哪里还能不知道是他护着自己一路到此。

卿哉看她吃着烤雪兔腿正香,原本垂在腰侧的手指微微一动,却还是将剑归鞘,拿过水囊喝了一口。

气氛有些低沉,江水有心苦中作乐说:“你今日出剑比我慢了一瞬,”

她觉得有些口渴,也不擦手上的油,出手掠过卿哉的水囊,直直对嘴灌下去。卿哉也一时怔愣,“也走神了好几次。”

“怎么,有心事?”

此时江水才后知后觉般开始斟酌用词,怕卿哉真有什么难言的心思不好说。

她弓着身手却往前攀把水囊递回去,然后收回手略无措地笑一下,在衣摆上擦擦手。

不是因为徐酥月。

卿哉知道她想到了什么,但是并未开口,只是沉默着拨弄二人面前的那簇篝火。

江水抬着头看着山谷外的景色,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漫天星寒,似银海倾落,似乾坤碎尽。

那是江水与卿哉相识之前写的句子,彼时她自惭笑笑,断句无韵,见笑了。

银海倾落乾坤碎,千山不似旧天涯。

卿哉现在只是心里盼着她能早些睡去,如此千山依旧,人也如旧。

不过像江水这种昼伏夜出的猫儿,总是月落入眠,且刚睡足了现在身上多处疼痛还断了两根骨头。

她预备着等卿哉睡下,再为自己正骨。

“你不困么。”

江水笑着说:“不啊,要陪我练武么?”

哑然一笑,卿哉终于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发鬓,草屑雪水里面有江湖味,还有半载的沙尘。

恍然间当初那个眉眼温顺的少女,已经手握双刀,在江湖漂泊了许久。

卿哉忽而开口“江水......”

江水还不知何故,因着疼痛不能大动作,只是装作乖巧温顺由着他摸自己发髻。

微微仰起头看他,眼神中带着一点询问。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呲――

篝火烈烈。

银零落

银零落

完结小说《银零落》是应无恙w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鹿衔,么?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洛霜满迟疑着还是说:“江水可知卿哉少侠有个未婚妻子?” 想来江水是近来才名声鹊起,以此武功想必是久不接江湖事。 洛霜满怕她不知晓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银零落》章节免费阅读

最新小说

    MySQL Query : SELECT * FROM `touka`.`v9_hits` WHERE hitsid LIKE 'c-12-%' AND catid='13' ORDER BY weekviews DESC LIMIT 9
    MySQL Error : Can't find record in 'v9_hits'
    MySQL Errno : 1032
    Message : Can't find record in 'v9_hits'
    Need Help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