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零落

《银零落》银铜零落满衣裳 第十六章 冷眼深寒压千芳,惭饿蠹虫 银零落御姐

时间:2020-04-06 18:04:23编辑:拇阅读

主角是鹿衔,么?的小说《银零落》此文是应无恙w原创的婚恋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与卿哉不辞而别之后不知几个日月,涉江河,翻山岭,风尘仆仆,前来京都。 百年国都,老态龙钟。 江水孤身一人,白衣冷刀,扎在逸王府正

银零落

>>>《银零落》在线阅读<<<

《银零落》免费试读


与卿哉不辞而别之后不知几个日月,涉江河,翻山岭,风尘仆仆,前来京都。

百年国都,老态龙钟。

江水孤身一人,白衣冷刀,扎在逸王府正门前。

先前因着不忍千钧与自己共涉险,她又一次将千钧留在城外一处小林中,未系马绳。

千钧似乎也习惯了,只在周围傲慢地转悠。

江水摸了摸千钧的毛发,也笃定它不会逃走,好笑地安抚它说:“待到回程,我请你吃上好的马草。”

这点犒劳千钧且不放在心上,打了个响鼻颠颠儿不去看江水,扭过屁股对着她。

一直等江水飞远才在周围又转悠开来。

死而不亡者,寿。

而现在江水抚摸着青昙刀,将眼神轻轻放在门口的石狮子上。

十分之骁勇,十分之洁净,十分之威严。

江水并不认为自己会身死此处,可陡然看见逸王府檐牙高啄如鹰摄兔,心中还涌出了阵阵的担忧。

逸王手握实权,势力极大,然而身有残疾纵然有力推翻王储,也不得头戴帝冕。

因此在来的路上江水便一直在思索,此番她该如何应对。

不能同对待魏呈萧先生那般,推托自己无才无德,也不能坚决对抗,否则叶家就是大好一个靶子。

叶家?

叶家......

江水的脑海中倏忽闪过什么,可于电光石火间却没有来得及抓住。

未及叩门,逸王府下看门的也是伶俐人,见惯了高官要臣,江水虽是白身打扮,却颇有不凡气度。

早便有人通报去了。

朱门缓开,只见娉婷袅袅走出一个轻纱覆面的女子,白衣上绣有云阶山月图,头挽乌云单螺髻,长珠东陵玉花纹钗。

除了江水背后背有双刀,女子脸上覆有轻纱一方,其余二人的打扮似乎别无二致。

与这个女子对视,江水手指微僵,却也不过瞬间舒展开来。

这也没什么,毕竟是逸王府下。

自己这身打扮是在进京都后寻了一间成衣铺所购,就连路引都是昔日耿葵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几十之一。

江水不是不知晓,自己早在刚入城时便暴露在逸王的耳目之下了。

路人佯装随意的打量,店铺伙计殷勤的眼神,她都一一察觉在眼中。

可现在这个女子明明白白讲一切以这种方式和盘托出,既是示威,也是示好。

逸王与江水遥有所感,以江水其人其思,她焉能不明白这一点?

仅这一个照面江水便定下了该如何应对,而后用着江青梗的脸,一笑百媚。

她笑得嫣然,口中道:“秋鹭之名,久仰。”

江水不是记忆超群的那一挂人,只是她脑中十分容易模糊记得些零碎的琐事,熠熠如新。

重要之事譬如武林会她都有忘记的可能,一些细碎如屑之事她却也有可能一直埋藏在记忆之中。

这都是说不准的。

但是既有秋劫相送请帖,那么擅药的秋鹭以此装扮前来相见,似乎十分合情合理。

至于为何不是秋芜——秋劫试探刀法身法,那么医术合该擅药的秋鹭来。

不是么?

是的。

正如江水所推测那般,来人确是秋鹭。

而在秋鹭讶然之余,仍有条不紊地以待客礼将江水请进正门来,她道:“江水姑娘日夜兼程,旅途辛苦,且虽秋鹭前去梳洗一二,好洗尘接风。”

瞥见她面纱下的鱼鳞印记后,江水若有所思。

第三处不同。

“有劳。”

秋鹭,或者说逸王储诚庭为江水准备的厢房绝对算不上寒颤,但也算不上奢华。

秋鹭弯腰低声道:“请。”

厢房平平无奇,无人偷窥,也没有暗藏腌臜毒物,留下来侍奉洗漱的八个丫鬟也都是圆脸无奇的普通人。

仿佛知晓王爷对这位姑娘的重视,某个小丫鬟面露妒色,气息一瞬间扭曲。

江水安然等了片刻,没等来什么话语,也就十分自然地任由她们伺候梳洗。

过了好久丫鬟才似鼓足勇气一般开口:“姑娘真是好福气啊,王爷从未这样招待过旁人呢。”

哟,还等着了?

声音倒也还不算难听。

江水闲闲看了她一眼,把她当做见逸王前的解乏物,随意地“啊”了一声。

那丫鬟还想说什么,被另外一个伺候梳洗的丫鬟轻轻拽了一下衣袖,湿了衣肘一块。

另一个丫鬟小幅度地摇摇头,刚才的丫鬟却揪开了她的手。

只听见丫鬟又说:“姑娘瞧着像是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呢,奴婢瞧着实在羡慕。”

江水瞥了眼那丫鬟,生的有几分姿色,可惜连叶俟清都比不上。

于是她又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等到梳洗结束后丫鬟奉上一件章丹色为低,铅丹色妃色长帛相间却并未缝合的花间裙,为有绣花,只是裙摆处有细碎金屑。

只看着,便可只行走之中委地风流,长帛纷飞。背后却以金线绣着一只无叶海棠花。

并没有绣出花色,仅金线勾勒出花型而已。

但瞧着并不是新制,大约制成了有些年头,但保存妥当,依旧美得叫人惊心。

江水怔仲许久,又听见方才那个姑娘带着试探说:“这衣裳真是好看,我们下等人从未瞧见呢。”

压低眼睫,江水神色怔仲地笑了一声。

“你的确不配。”

“姑——啊!”

江水收回刀,冷冷看着被削去头发只留有耳上青丝的丫鬟,说:“滚出去。”

血腥煞气瞬间炸开,连厢房外低眉静候的秋鹭都为之一惊,她转头看向屋内面露深思。

直面这个江水,秋鹭才明白主上看重她的所在。

而且......秋鹭眼含笑意,这位江水姑娘与方才进门前相比,似乎已然有了不同了呢。

攻心为之上。

的确有不同,江水用着江青梗的脸,凭由着剩下瑟瑟发抖的七个丫鬟替自己梳了一个双刀半翻髻。

金钗怒海棠,醉晕仙娥妆。

冷眼深寒压千芳。

江水展臂在丫鬟的服侍下穿上了这件“花间裙”,行走之间因为步履轻快且平稳,并没有如她所想那般百般摇曳生姿。

那重重长帛除了轻微浮动之外,只是紧紧贴着江水的身躯。

前方有引路人,秋鹭便以侍婢之姿缀在江水其后,越看越讶异。

方才进门前还算得上是个正统的江湖侠客,此刻——

却已然周身遍布杀伐血腥之气,真真正正是有了阎王楼里杀手的味道。

比秋劫还要烈上七分。

而她背后的海棠花,栩栩如生。

江水察觉到背后的目光,停下脚步,向后掷去如钉般的一个目光。

这个目光生生将秋鹭钉在原地,过了三息才能勉强跟上。

这就是,江水么?

这回秋鹭甚至不敢再随意打量江水,只是又一次在心中衡量起渌水之毒的各类配比起来。

但求能够用渌水之毒来限制住这个江水。

否则,否则......

忽有清脆的喜鹊鸣叫,叽喳在枝头。

春风鸟鸣,没有分去江水此刻半点的心神。

此时此刻,身着此衣,江水仿佛又回到了童稚之年。

回到了,十年前唯一能够配得上这件衣服的女子的指导之下。

君不见,气长物盛墓里空,朽骨惭愧死蠹虫。

银零落

银零落

主角是鹿衔,么?的小说《银零落》此文是应无恙w原创的婚恋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与卿哉不辞而别之后不知几个日月,涉江河,翻山岭,风尘仆仆,前来京都。 百年国都,老态龙钟。 江水孤身一人,白衣冷刀,扎在逸王府正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银零落》章节免费阅读

最新小说

    MySQL Query : SELECT * FROM `touka`.`v9_hits` WHERE hitsid LIKE 'c-12-%' AND catid='13' ORDER BY weekviews DESC LIMIT 9
    MySQL Error : Can't find record in 'v9_hits'
    MySQL Errno : 1032
    Message : Can't find record in 'v9_hits'
    Need Help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