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零落

银零落

应无恙w作者

婚恋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20-04-06 18:03:59

在线阅读

主角是鹿衔,么?的小说《银零落》此文是应无恙w原创的婚恋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鹿衔其实很是不能理解江水。 于她而言,她根本是不懂为何会因为有人爱慕自己,便要处处迁就的。 可是任凭她心中腹诽万分,江水还是带着

《银零落》免费试读

鹿衔其实很是不能理解江水。

于她而言,她根本是不懂为何会因为有人爱慕自己,便要处处迁就的。

可是任凭她心中腹诽万分,江水还是带着秦不二一起上路了。

毕竟江水最是贪恋真心。

如鹿衔所想,现如今她并不是对秦不二有什么男欢女爱之情。

但江水一想到,有个人可能落了一颗心在自己身上,便狠不下心来。

就像是要吃人心来维持美貌的精怪一样。

“总归他是打不过姐姐的,若说他真的是坏人姐姐就打死他好咯?”

原本江水是想哄鹿衔,可听见这话鹿衔忽然歪了歪头。

鹿衔说:“可是我们就是坏人啊?”

是了,与名门玉麈弟子相比起来,容教妖女与阎王楼杀手自然不是什么好人。

江水随口糊弄小孩子的话没有成功。

但是江水愣也不愣,又说:“姐姐是说,对我们做了坏事的话。”

鹿衔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就像被哄好了一般,问江水姐姐有没有觉得饥饿。

江水方才说了许久之前她和秦不二先前相遇的情景,此刻也有些渴了,正预备出门端水时听见了脚步声。

步履稳健,气息绵长,是个练过武艺的。

江水便料想来人大约是秦不二。

果然,两声敲门之后秦不二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了。

只听他说:“江水姑娘,可方便让在下进门说话?”

鹿衔本不想让他进来,虽然他是微生师弟,但是既然对江水有了非分之想那便是普通的臭男人。

臭男人总是叫人讨厌的。

但是为了不让江水厌烦,想着自己先前已经铺垫了许多,鹿衔也就不拦着江水去开门。

秦不二说完静伫无多时,便看到眼前的房门被人从内部打开。

看着江水的脸他眼神暗了暗,而后含着笑跨步进入。

等他进来,江水先合拢了门扉,门边多尘埃。

摩挲指腹沾上的尘埃,听见秦不二在她身后喊她的名字:“江水姑娘?”

她回头问道:“何事?”

秦不二沉吟良久才道:“江水姑娘莫要怪在下言语唐突,可是姑娘不必万事出手狠辣。”

江水有些诧异,这是觉得自己心狠手辣?

她瞧见鹿衔那满是不赞同的眼神,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有解释的需要,总归人没有死便是了。

秦不二又说:“往后在下定然护着江水姑娘,一路安然无恙。”

其实江水也知道男子的言语不能偏听偏信,何况她不仅仅是个姑娘,还是个杀手。

裹上面纱,拿起刀,对面管你是男是女?

于是敷衍地点了点头,江水道:“我知道了,多谢少侠美意。”

秦不二自然是忙摆手到不必如此,锄强扶弱本是江湖人职责所在。

江水不置可否:“敢问秦少侠可还有什么旁的事情?”

“有的。”

当真还有?

鹿衔等着这个臭男人说,她都想好了,诉衷肠、买首饰、讨欢心,左不过这些。

教中姐姐说的果然不错。

可是秦不二只说他已经点了菜,问江水与鹿衔可要去大堂用餐,现下菜已上了。

目光真挚。

江水忽而笑得温柔,看向鹿衔直说好的。

看到秦不二先一步去外间等到自己和江水,鹿衔撇撇嘴,诉衷肠买首饰讨欢心都不会,谁跟你。

但是江水却来牵她的手:“饿了吧,去吃饭吧?”

瞧着江水神色,鹿衔有些疑惑,江水瞧着不是个缺钱呆愣的怎么听到吃饭这么高兴?

这一路也没有饿着她呀?

不过鹿衔还是跟了过去,满满当当点了一桌的菜式,看起来排场不小。

只是这里实在算是穷乡僻壤,菜式不堪,鹿衔尝了两口觉得很不满意。

秦不二也是,举起筷子久久不能落下。

鹿衔看在眼里,不知是同微生一般有着洁癖,还是嫌弃菜色?

而桌上三人之中唯有江水倒是还用饭用得津津有味,一言不发地用完了餐,也没有太过挑食。

看鹿衔没吃多少,又侧过身问她:“怎么了?不合胃口么?”

鹿衔一路上被江水惯出了小脾气,将筷子直接放在碗碟上,扯住江水的衣袖便撒娇道:“想吃糖。”

秦不二也是认得鹿衔的,看她说想吃糖便问可需要自己出去给她买一些来?

江水瞧着天色还早,只说:“不必了,我已用完这便带她出去,秦少侠好生用餐便是。”

“那好,江水姑娘早些回来。”

江水颔首。

于是牵着鹿衔就出了门,还顺带将这顿饭食的银钱先结了。

鹿衔倒是有心拉着她别掏银子,却被江水轻轻敲了敲脑袋,也就不闹了。

只是立冬之后,天地静缓,风沉日薄。

原本便不是十分繁荣的长街也逐渐静默,江水并未牵着鹿衔的手,只是在她身后看她四处挑拣。

一路走一路游荡,鹿衔裹着白狐狸毛的大氅跑起来犹如一团玉绒。

鹿衔停在糖人的摊前,问画糖人的老爷爷怎么还不收摊,画一个糖人多少钱?

老爷爷忙说不贵不贵,又问鹿衔要什么。

想了想鹿衔道:“你有什么?”

“有嫦娥,有玉兔,有骏马......”

不等他说完,鹿衔有些失望:“不能对着人画么?”

“能到是能,只是要等上好一会儿。”

买糖人的老爷爷望着逐渐暗下来的天,劝着小鹿衔早些回家,不然家里人该担心了。

江水此时却走出来,笑道:“我是她姐姐,不用担心。她若是想要劳烦您给她画一个,不然她可要闹腾了。”

“诶呀姐姐我哪有闹腾。”

老爷爷瞧见江水一愣,不过既然发话了他也就画了起来,瞧一眼鹿衔低头画几道糖浆。

不多时俏生生的一个小糖人便捧在鹿衔手心。

鹿衔也就图个开心,捏在手里掏了铜版给人,又问江水接下来去哪。

那神情就似乎是在出门玩游。

江水只说天色晚了,再不回客栈可是会摸着黑的。

鹿衔不怕黑,江水也不怕,可这话就是告诉鹿衔该回去了不然江水该不高兴了。

鹿衔撅着嘴点点头,又下口舔了舔糖人觉得太过甜牙,走了两步就丢下了。

糖人的头已经被啃了下来,鹿衔含着糖走在前面,领着江水找回去的路。

“姐姐你不认识路怎么敢一个人出远门的?”

含化了糖人咽下去,鹿衔觉得有些甜腻过分。

江水瞧她神色便知道是渴了,只能加快步伐预备早些回到客栈:“即便一个人多问些路也就能够出远门了,敢于不敢又无区别。”

若不是这一路状况百出,在过不了多久便是她的忌日......

回过神来时已到了客栈之中,催着小二端水过来给她,鹿衔咕咚咕咚喝下去好多。

小二问江水姑娘可要用水,江水也并未推辞地接过了,井水还有些土腥味很是熟悉。

“多谢。”

江水一饮而尽之后将茶碗递回给小二,鹿衔也喝完了两碗,颇为舒适。

看鹿衔也喝完,江水便领着她进房,还问要不要吃糖。

鹿衔自然是要的。

小二端下碗回了后院,对着几人使了个眼色。

“那边房的男的没有下药,刚才小五去吹了迷魂烟,瞧着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待会动手小心些。”

小二排名恰好是老二,掌柜老大,账房老三,厨子小四,看大门的小五。

掌柜老大又说:“老二,你确定哪两个娘们喝下药了吧?”

小二点了点头:“我看着她们喝下去的。”

夜黑风高,谋财劫色。

“老大,这两个小娘们咱们怎么分?”

想着江水和鹿衔那两张脸,老三有些克制不住,这小镇无名又地处偏僻,他们开的客栈本来就是为了好掩饰打家劫舍。

地方再偏,该处的恶人一个不少,该苦的百姓一个逃不了。

老大笑着说:“大的那个小娘们今晚就给兄弟们挨个享用,小的养几年——老三,亏不了你的!”

“那那个男的怎么办?”

“先去把两个女的给拖到地牢,再去弄死那个男的,照往常!”

而江水问鹿衔,她出手么?

鹿衔小声埋怨道:“不然怎么说没有见识的男子最可怕呢,怎么一路上全是这种小喽啰货色。”

这种货色简直不能被称为对手,鹿衔打了个梦醒上下摆摆手:“姐姐你去睡吧,我来,这种人是我六岁时候练手的。”

“琵琶?”

鹿衔摇摇头:“用不着,姐姐你借我把刀。”

江水依言取下一把刀给鹿衔,她也测算过这几个乌合之众的武功。

鹿衔对付他们自然不在话下。

其实她同鹿衔一样,对着这些人的武艺稀疏有些不知说什么为好。

不过片刻也就想开了,天下百姓,江湖也不过其中一点而已。

若是遇上荒年,千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,骨骼还未定型便可能被煮在锅里。

若是寻常的穷苦人家,天生兰心的女中诸葛,将将能开口便被许配给了村口的天生痴儿。

若是运气好些,王侯将相之能一生平安至死,也无力迈出破败村落一步。

她能有幸无趣活着,修习刀法,炼制药毒,已经是很好了。

于是江水看着平凡众生,总有些叹息,叹息完了却也知道自己也不过是稍微好一些的众生。

野草与山花的差别罢了。

她看向鹿衔笑了笑:“动作小些,别吵醒了你秦师兄。”

 

银零落

应无恙w作者

婚恋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《银零落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