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火万里

烟火万里

刘艺波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20-03-06 00:08:07

在线阅读

主角叫花霓裳,花小姐的小说是《烟火万里》,它的作者是刘艺波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琴声如泣如诉,将花霓裳孤身一人在异世的寂寞完美呈现,将她想念亲人的思绪如流水如轻风倾情演绎。 了一方丈长叹一声,花鱼失魂落魄地倾

《烟火万里》免费试读

琴声如泣如诉,将花霓裳孤身一人在异世的寂寞完美呈现,将她想念亲人的思绪如流水如轻风倾情演绎。

了一方丈长叹一声,花鱼失魂落魄地倾听着琴声,他还从来不知道,自己的女儿花霓裳有如此高超的琴技。

这样的琴声,苏朝闻此一曲再无第二曲,就算了一方丈来弹,也弹不出这样的高远境界。

我花鱼在这琴声中听到了什么,孤独、廖远、空旷,琴为心声,我的女儿为什么有这样的心境。

这应该是我花鱼的心境,我在琴声中无限长情地想念我的原配妻子,我此生中挚爱的妻子陈小风。这么多年,你在哪里,你可曾来过我们的家?

花鱼仰天长啸,心中悲凉无以言说。世人只道他妻妾成群好不风流,可是这样的粉饰是给皇上看的,皇上忌惮很完美的臣子,我花鱼只好把自己变成一个好色的臣子,抬完一个妾再抬一个妾,皇上也塞了几个宫女到我花家。

在我花鱼心底,只有陈小风才是我的妻子。只有我与陈小风的孩子花霓裳才是我的至爱。

忧伤是这样深重地划过心田,曾经与陈小风的甜蜜时光历历在目。那么柔情缱绻,那么温馨如玉,花鱼只觉口里腥苦,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,随即破门而出不知所踪。

“小风,等等我。”花鱼踏风而去,把藏在外面的一号吓了一大跳。但看到花霓裳没出来,房内琴声仍在继续,他虽然听着心旌摇荡,仍是蘶然不动。心中暗叹这花鱼定力不够。

琴声从悲凉转为行云流水,万千寂寞仿佛被风抚平。花霓裳听到了花鱼的离开,但她不想放下琴弦,继续弹奏。琴为心魔,心之魔者,乃前因前缘,因果互化,果为因,因为果。

花鱼勘不透情关,心中怀念一人,便抵不过琴声。这古琴花霓裳一抚便抚出了剑意,原身的某段记忆似乎在这琴上复苏,剑意无声流淌在琴中,每一个曲调都暗含功力,触动情结者唯有遁走才能抵御。

时间会将我们每个人犯下的错,遗落的情拾起又扔远,时间会记住我们每个人的快乐、欢喜、悲痛、落寞。我们面对这浩大的世界,这宽阔的天地,该做什么,该怎样来去才是正确?

生命是一场一场的烟火人生,生命是一段一段的柔情铁石。你拒绝我,我拥住你,你离开我,我找寻你,世间男女有无情,有痴情,也有心如止水。

“阿弥陀佛,浮生若梦。”了一方丈手捊佛珠。

花霓裳慢慢抚低琴音,收敛剑意,荡气回肠的一曲同样令她深浸其中,不过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异界凤凰,苏朝之福。”这是花霓裳第二次听到了一方丈说异界凤凰,联想到花鱼八卦十五皇子的秘事时,说到一高僧算过十五皇子的命格,需异界之女配之。而这了一方丈第一次听我弹琴时说过,异界凤凰甘霖大苏朝,又说三年后执另一只玉镯者为我命定之人。这说的是我与十五皇子吗,这太复杂了。

十五皇子的身影都很英俊,揭开面纱一定会更好看。花霓裳倒是愿意与十五皇子婚姻一场,不过她可不想家里有很多小妾。

“花小姐,你相信缘份吗?”了一方丈问。

花霓裳的头皮都麻了,这是问完老子问女儿的节奏吗?

这朱庙应该是苏朝的皇庙,话说这皇庙的方丈有这么无聊吗?

缘是什么?缘是我们应该珍惜的吗?花霓裳不懂。

“了一方丈,本小姐相信轮回。”花霓裳答。

“轮回即是缘,缘即是轮回,如此花小姐是信缘的。”了一方丈声音悠长。

“方丈还有问题吗?”花霓裳想走了,便宜爹爹去哪了,不会被琴声伤了身子吧。

剑意应当没有这么厉害,我还不能完全融会贯通。等我熟练了,这琴声中的剑意应更加强悍,是可以杀敌的。

“花小姐,来即是缘,缘当珍惜。往事已矣,来者犹追,苏朝会是你温暖的天地。”了一方丈合十。

“方丈知道异界的路吗?”花霓裳问。

“老衲不知,老衲只知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,该留的留。”了一方丈沉声回答。

禅房内一片沉默,了一方丈与花霓裳相对无言。良久后,了一方丈问,“花小姐的烤鸭,老衲闻之,但觉其味无穷。现在禅房外面还躲着一个想抢烤鸭的,不知花小姐有时间再烤鸭子时,能否给本方丈一只?”

一号在外面树上磨牙,这老不死的方丈,自己想吃,说这么多废话铺垫,还将我形容得这么猥琐。我抢了吗,我没抢呢,我只是跟着你,不对,我是跟着花小姐,保护花小姐的。

“花小姐,我是一号,是奉命保护你的。不是来抢方丈烤鸭的,他才是抢烤鸭的。”一号难以接受方丈给他安的身份,传音入密给花霓裳。

花霓裳想笑又不敢笑,她看对面了一方丈好像没听到这话,便知这一号说的话方丈听不到。

“好的,了一方丈,本小姐再烤鸭子,就让丫鬟给你送两只。”花霓裳说着说着又有疑惑,“只是,方丈,你吃鸭子合适吗?”

了一方丈摇摆着头,“世上没有合适不合适,喜欢就是合适,合适就是喜欢,喜欢是不合适,不合适是喜欢。谁对谁错又怎么说得清。老衲吃鸭子,又何尝不是老衲在渡鸭子。鸭子不是被你吃就是被一号吃,老衲吃它让鸭子感受佛光万丈,这是不同的告别方式。对鸭子来说是合适,对老衲来说是修行。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
还有这样的谬论,花霓裳被了一方丈的言词怔住了,这怎么说都有理,让鸭子感受佛光万丈,方丈不愧是大师,大师的思想总是独具才华的。

“了一方丈,我烤鸭子时一定向鸭子转达你的佛光情怀。”花霓裳一本正经地向了一方丈说。

随后,花霓裳向了一方丈告辞,天色已晚,想回去花府看花鱼在不在。

站在禅房外,花霓裳怅然若失。每弹一次琴,她都有力竭之感,希望好好休息一场。

琴声中的寂寞一样深深地触痛了她,我在天涯尽头。

“一号,一号,你在哪?”花霓裳轻声叫,她想让一号送她回花府。

 

烟火万里

刘艺波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《烟火万里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